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男孩骑ofo被撞亡案进展:ofo拒绝接受所有诉讼请求

2019-11-04 点击:1031

2017年3月26日,一名11岁的男孩在使用共用自行车时与一辆公共汽车相撞,并被杀害。这是上海首例12岁以下未成年人共用自行车死亡案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7月19日,死者的父母与ofo的提供商北京百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ofo)一起向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ofo立即撤销所有机械密码锁,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

今天上午,静安法院就此案举行了证据交换听证会。ofo公司表示不会接受原告提出的所有索赔。此案将在晚些时候正式开庭。

事件回顾:男孩骑走了一辆没有上锁的黄色汽车。

据死者的父亲说,孩子在八九岁时就学会了骑自行车,但他通常不允许孩子独自骑自行车。对于共享自行车,孩子不能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注册账户,父母也没有注册共享自行车的账户。同一天,这个孩子发现了一辆带密码锁的黄色汽车,他可以直接按在路边,和他的三个小伙伴一起在路上行驶。

大约13点37分,男孩在天童路、曲阜路和浙江北路交叉口与上海鸿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一辆公交车相撞,导致男孩摔倒在地,从前面进入公交车车底,在那里被挤压并碾死。经上海常征医院抢救,他于同一天死亡。

根据静安交警发布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海宏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司机王某在红绿灯控制的十字路口驾车左转时,未能观察路况并确认安全通行,对事故负有责任。这名男孩不到12岁,在相反的方向驾驶自行车,没有观察路况,也没有确认安全通行,是事故的主要原因。

原告律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选择起诉奥福是因为奥福的黄色汽车忽视了公共场所的车辆。“受害者不满12岁,不应该在路上骑车。然而,ofo在公共场所发布了大量自行车,APP或车身上没有警告告知受害者不要骑车。此外,安装在车辆上的机械锁在锁紧后需要手动调节,这不符合使用习惯,具有重大的安全隐患。”

原告律师同时表示,该案不仅仅是一场寻求男孩死亡赔偿的公益诉讼,因此原告要求ofo立即撤销所有机械密码锁,并在诉讼中更换为更安全的电子锁,希望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3月28日,ofo发表声明称,已派出专业团队前往上海调查处理相关事宜,并表示将研究有效的预防机制,从源头上防止12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自行车,从而避免悲剧重演。上海Ofo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当新用户通过认证时,该平台将屏蔽12岁以下的用户。至于汽车锁容易打开的问题,ofo说,它已经推出了一种新的智能锁,具有动态密码,以防止非法使用。

记者注意到,当打开ofo手机应用程序扫描代码时,会自动弹出“12岁以下禁止骑车”的提示,一些车身上也贴有类似的标志。

Ofo认为,事故中涉及的车辆状况良好,其自身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今天上午举行的证据交换听证会上,原告调整了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公司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并更换为更安全的智能锁。同时,ofo被责令支付超过61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和70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同时,要求被告事故车辆驾驶员王某、红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共同向原告支付49万元以上的死亡赔偿金、5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和5万元的诉讼费。

原被告和被告均不反对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号确认的事故过程和责任。事故车辆司机王某和红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不同意原告的索赔,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认为最初索赔的50万元赔偿过高。被告ofo公司表示不同意原告提出的所有索赔,包括更换机械锁和赔偿。

Ofo的律师表示,更换共用自行车机械锁的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与原告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因此该请求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同时,ofo认为公司对此案不承担任何责任,也不应对原告提出的700万元索赔承担赔偿责任。

奥福公司在法庭上出示了公安机关对受害人父亲的讯问记录,认为其羁押无效。“受害者不到12岁,但从13点午饭后离开父亲的商店到事故发生半小时后,他的父亲不知道受害者在哪里,监管不力也是一个问题。”

同时,ofo公司出具的司法鉴定证明显示,事故中黄色轿车的刹车、转向、锁等设备能够正常使用,黄色轿车的购买渠道没有问题。另一份司法鉴定证明,事故发生时,受害者的车速为每小时18公里,超过了非机动车每小时15公里的限制。至于这两份鉴定文件,原告律师说他对事实没有异议。

Ofo指出,根据之前几个十字路口的监控录像,受害者有许多违法行为,如在穿越人行横道时倒车和不下车。与此同时,该公司在注册协议中明确规定,12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得乘车。登记系统还封锁了12岁以下未成年人的身份信息,并履行了通知义务。

据此,ofo认为汽车本身没有质量问题,事故主要是由于受害者的过错造成的。

原告律师:ofo机械锁存在重大安全风险。

然而,原告律师指出,根据公安机关对被害人父亲及其同伴的记录,可以证明被害人直接打开了黄色汽车的机械锁,监护人并没有任何监管缺失。记录显示,受害人骑自行车前在浙江中路575号的一个小巷子里,机动车无法进入,因此原告没有将受害人置于危险之中原告律师同时表示,根据同行的笔录,受害人团队的所有四名成员都直接推着停在路边的共享自行车,没有用手机解锁,也没有破解密码的行为。

同时,原告律师出示了志愿者于2017年3月30日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进行调查的视频,视频经过公证。“视频显示,在很多共享自行车中,机械锁没有被锁定或者锁定后密码没有被加密,这是没有用的。志愿者在上海调查了240辆共享自行车,其中55辆有这种情况,占22.9%据此,原告律师认为ofo机械锁存在明显漏洞。

代表原告的律师表示,根据之前媒体的调查和对ofo创始人的采访,可以看出,ofo公司知道机械锁存在安全漏洞,尽管经常发生涉及未成年人的事故,但仍加大了广告和车辆交付力度,以诱使儿童乘车。

由于双方都提供了额外的证据,法院将对此案进行选择性听证。

原标题:11岁男孩在黄色汽车上被杀的进展:ofo拒绝接受所有索赔

责任编辑:郑丽丽

东方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qhyykt.com 技术支持:东方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