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避免“被自愿”惟有激活长期处于休眠的民权

2019-11-06 点击:1554

慈善源于善意和爱。善是“道德欲望”,爱是“生活欲望”。只有当善与爱结合时,它才能提升到博爱的境界。不管是什么样的社会,慈善关注的是自愿的,强制的慈善不能成为社会福音。然而,总有一些人认为他们占据道德制高点,要求甚至绑架公众,不管情况如何。虽然胁迫经常制造“完全的爱”的幻觉,但事实上,这种扭曲的行为污染了公民的善意和爱。

中国国家广播电台最近报道,沈阳、济南、Xi等地的听众反映,他们的孩子正在小学学习。最近,学校要求他们的孩子加入红十字会并支付会费。一些学生说,如果他们不付钱,就会被责骂。然而,学校解释说入学并不完全是自愿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声音。不管是“自愿的”还是“自愿的”,局外人似乎不会妄下结论。根据常识,许多地方的学生在一定时间“自愿”加入红十字会,这相当于中了彩票。

几美元的会费算不了什么,但目前,没有比在校学生更大、更集中的群体,会费将是一笔巨款。这些会员费是如何收取和使用的?一些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强调,收取的部分费用将由学校保留,教育局也参与费用管理。如果这种说法是真的,那就说明在一些地方,红十字会和教育部门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利用慈善作为强制动员社会资源的渠道,并将募捐之手伸向不穿越世界的学生,从而与其他人分享利益,与其他人分享利益。

只有法律是强制性的行为,道德只能是有意识的行为。加入红十字会并支付会员费的学生必须是自愿的。这不是政府税。自愿的关键是选择公民自己的意愿,而不是变相获得社会资金。强迫他人做慈善只会削弱慈善的吸引力,淡化其光彩,损害慈善爱在精神花园中的自然成长。尤其令人不安的是,我必须找到一片“自愿”的无花果叶,尽管这显然是一种强迫行为。我不仅收到了你的钱,而且让你无可挑剔,无法争辩和承认你是“自愿的”。

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有如此多的“志愿者”。借口不同,马甲也不同,但隐藏的邪恶之心是为了筹钱。每当公众面对这些事件时,他们突然发现他们都走过了同一座木桥。不难发现,哪里有霸王条款,哪里就有自愿和自愿的现象。开店不垄断今天哪些与民生有关的生意?其他人提供的所有服务都与基本生活有关。你能躲哪一个?面对垄断和权力,公众绝不能不愿意。“自愿”的人基本上是社会或单位中的弱势群体或相对弱势群体,没有发言权,甚至没有决定权。“存在”一词表示被他人控制的状态。如今,这种“自愿”的兴奋往往是针对学校的,甚至连孩子都不愿意放手。

“自愿”是中国的传统。宋太祖赵匡胤“接受”了陈乔怡的军队支持,第二天早上返回开封。当地官员正在前往早期朝廷的途中,士兵们将总理王波、范治和其他人押到了赵匡胤的官邸。赵哭着说:“我最初是受世宗皇帝的厚意领导的,但现在我被士兵逼到了这个地步。我真的很抱歉。你觉得怎么样?”范智还没来得及说话,有人拔出剑来厉声说道:“我们没有主人。我们今天必须有一个皇帝。”王波、范智等人很快拍了马屁,准备当部长。赵匡胤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周朝的更替,但也有必要以周公的名义写一封禅信。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禅宗王座只是一种形式,而圣旨声明“自愿”放弃自己的地位就等于一片遮羞布,没有这一小块布,抢夺阶级和夺取权力就是赤裸裸的。虽然隐藏和赤裸裸的目的都是一回事,但后者并不好看。

让我们看一个更早的例子:中唐白居易写了一篇《论和籴疏》,陈述了“买与买”(即政府采购)制度对人民造成的危害。“购买”是指购买粮食,“和谐”是指交易双方的公平谈判、自愿买卖。然而,它被称为"河坝",所以当然应该由政府出资,老百姓提供食物,双方谈判价格交易。但事实上,衙门下令人们购买粮食的数量和期限,并敦促他们这样做的凉爽的法律。以自愿交易的名义,人们将不得不承受至少十倍的损失。然而,如果人们行动缓慢,他们将被逮捕和鞭打。尽管它是以“和平”的名义,但对人民来说却是一大祸害。说白了,这是人民在指挥棒下的“自愿”。

至于现代京剧样板戏《沙家浜》中的土匪头子胡传魁,他命令土匪走上街头,喊道:“军长应该结婚,通知家家户户,自愿送礼。”嫂子阿青有句话:“全镇人都知道,刘副官已经通知所有住户,他们“自愿”送礼物。”沙家浜的家人曾经如此“自愿”,这是一种抢劫。“自愿”强的一面所遵循的逻辑是,孔乙己能偷书吗?以此类推,强制收费可以说是自愿的。它是黑色的吗?你爱我,我希望对方平等快乐。我怎么能全心全意拒绝呢?这意味着你也可以说“不”。说“不”的最终结果除了“即使被打败也向谢恩磕头”之外,还能是什么呢?

在封建主社会中,掠夺平民必须是“自愿的”,因为强者具有无限的神圣性和不容置疑的合法性。因此,有一种说法是“放羊”或“自然蒸人,树木负责放羊”。它的意思是:统治者行使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就像放牧牛羊一样,统治着一群沉默的动物。然而,他们对"人民"的惩罚只不过是《国语鲁语》所说的:"国王也是一个把牧民视为邪恶的人",也就是说,统治者只是行使他的神圣职责来纠正牲畜的坏习惯。然而,今天各种形式的“自愿”实际上是“放羊”的思想。在权力来自人民的背景下,这是对私有财产的变相侵犯。唯一的出路是激活公民权利,敢于并善于运用诉讼权力,使休眠的公民权利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项习惯权利。(作者:肖亚洲)

责任编辑:hdwmn_ctt

东方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cqhyykt.com 技术支持:东方农业网 | 网站地图